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天是我父親的67歲生日,我不知不覺悵然淚下,我萬般憂傷,也萬般無奈。 父親,是我心中的天空,是我心中巍峨的大山。 我的父親身材並不高大,他瘦小,黝黑。生活的艱辛使得他的臉上難見笑容,他和母親辛勤勞作,省吃儉用,培養我們兄妹三人上學唸書,等到我們工作了,結婚成家了,眼看日子要好過時,他卻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勞累過度,病倒了。雖然經過一系列的治療,但還是回天無力,永遠地離開我們。 我還是經常地想起父親的音容笑貌,點點滴滴。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生病很嚴重,是我父親忙前忙後,和醫院的醫生急眼搶救我,這是我的親戚告訴我的,我那時還不記事。 上小學時,是父親把我送到學校。考初中時,是父親用自行車把我送到四十里外的學校去考試,他再回去幹活,下午再來接我。上初中要住校,他用自行車帶著我的生活用品,帶著被褥,還帶著我,把我送到學校,我現在還覺得驚奇,一輛自行車能帶這麼多。 上大學了,父親把我送到匯龍鎮,送上長途汽車,就讓我自己去了。在大學的四年了,父親經常和我寫信。 我結婚了,有了女兒,父親送來了小搖籃和母親親自縫做的小衣服。我們每次回去,他們就特別高興。 我現在回老家,只能默默地看著父親的遺像。過年前,到我父親的墳前,磕頭,燒紙,以此寄托我們的思念。 我經常會在夢中夢到我的父親,他還和生前一樣,他一直在我的心中。

| 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落花從中的問候 是哀傷 還是離愁 誰也不知誰也不語 當清晨的露珠灑滿花瓣是 晶瑩剔透中滿是無奈 滾落著 在地表翻滾著濺落著 風悄然的拂過那一從 故裝是陌生的氣息瀰漫著 為有蝶還在情繞在她的周邊 擺動的何止是那纖弱的雙翅 他倆的細語誰也不知 花就一直那朝艷的開著 一邊看那睡人的舞姿一邊細數那迷失好久的陽光 蝶舞著 忘記了時間和靈魂 忘卻了自己的青春和那屬於自己的世界 但這一切都是過往硝煙 剩下的 就只有蝶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