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可悲的並不是愛情必須結束,而是愛情有時候結束的那麼不堪。 我也曾失戀,我的狀態經常是:正在失戀,即將失戀,治療失戀……久病成醫,我漸漸摸索出幾條經驗,或者說幾條傷疤。不要回想甜蜜往事,因為只會讓自己更痛苦。不要比較分手前後他的態度,因為沒有意義。不要懷疑他的決定,因為他已經決定了。不要嘗試挽回,因為不值得挽回。不要寬恕他的一時衝動,因為即使只是衝動,一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衝動負責。不要擔心你錯過他將是你人生最恐怖的事,他都不怕錯過你,你怕什麼?不要害怕你即將陷入無愛的一生,因為那不可能。 不要因為一個人拋棄了你而無限放大他的價值,無限誇大你的愛情,那只是一種幻覺,因為此時你的疼痛成了一台增幅器。不要自哀自憐,如果你確信你受到了侮辱,要憤怒,因為憤怒有力量,而哀憐沒有。 遭到侮辱最好的方法不是掩面嗚嗚哭泣,而是憤怒地擲還回去:“喂,你以為你是誰?”將殘酷施之與你的那個人,如果看不到一個人的尊嚴的不可侵犯,他就什麼都沒看到。 盡可能的忘記吧,我親愛的朋友。忘記那些不堪的事,忘記那些醜陋的事。 你知道,忘記和不曾察覺的事,幾乎就等於從未發生。然後再記住。記住那些即使我們努力去遺忘,但是仍舊像陽光的碎片一樣細細的落下來,仍舊讓我們感覺到暖意的東西。我一直相信,那些東西仍舊是珍貴的,也是我們唯一的禮物。 在我看來,失戀有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不相信,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會尋找各種證據證明愛情依舊存在,雖然你趴伏在地上,最終抓的滿把的都是舊日愛情蛻掉的軀殼。第二個階段是憤怒,是中傷,使讓自己盡力地去恨那個人,遍地他所有昔日和今日都使你愛的品質。第三個階段是挽回、哀求,你放下了自尊放手一搏,你發覺失去他的痛苦超過了你牢牢守護的尊嚴,你心存僥倖,滿懷希望。第四個階段是你憤世嫉俗,對過去愛情的信仰不屑一顧,你積極地尋找替代品,急於想和一個陌生人戀愛,以證明自己痊癒。然後……平靜下來,繼續生活,再愛上下一個人。 有朋友問我,有什麼智慧可以直接跳過這些階段?我想了一想,說沒有。不過失戀了這麼多次,我會直接跳過第三個階段,也算是進步吧。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芬芳、艷麗, 你衣裙,盛開太陽花, 整座家園,瀰漫你甜美。 太陽花,母親花, 母愛陽光,靜美溫暖; 太陽花,妻子花, 嬌柔甜蜜,激情昂揚。 手指笑臉,到庭前家園, 愛的花瓣,甜美馨香。 美嬌娘,播種愛與希望, 你把幸福花瓣,灑向我 像夢一樣,把我掩埋。 倚胸膛,高山堅實, 淚珠烏髮,濡濕香腮, 嫵媚卻如,庭前明月! 宿命的緣,紅燈照,紅線牽, 洶湧河流,呼喚我, 穿越萬里。 你懷抱,一世溫情, 心事化塵,隨風去, 未來花樹倚待春風。 長記那,刻骨銘心時刻, 擁抱,心兒在花香裡醉, 生命在激越裡飛揚。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植物要「午睡」是它們對環境不良因素的一種被動的適應調節,植物「午睡」對其本身的生長發育是不利的,減少了有機物的合成。

| 23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天是我父親的67歲生日,我不知不覺悵然淚下,我萬般憂傷,也萬般無奈。 父親,是我心中的天空,是我心中巍峨的大山。 我的父親身材並不高大,他瘦小,黝黑。生活的艱辛使得他的臉上難見笑容,他和母親辛勤勞作,省吃儉用,培養我們兄妹三人上學唸書,等到我們工作了,結婚成家了,眼看日子要好過時,他卻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勞累過度,病倒了。雖然經過一系列的治療,但還是回天無力,永遠地離開我們。 我還是經常地想起父親的音容笑貌,點點滴滴。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生病很嚴重,是我父親忙前忙後,和醫院的醫生急眼搶救我,這是我的親戚告訴我的,我那時還不記事。 上小學時,是父親把我送到學校。考初中時,是父親用自行車把我送到四十里外的學校去考試,他再回去幹活,下午再來接我。上初中要住校,他用自行車帶著我的生活用品,帶著被褥,還帶著我,把我送到學校,我現在還覺得驚奇,一輛自行車能帶這麼多。 上大學了,父親把我送到匯龍鎮,送上長途汽車,就讓我自己去了。在大學的四年了,父親經常和我寫信。 我結婚了,有了女兒,父親送來了小搖籃和母親親自縫做的小衣服。我們每次回去,他們就特別高興。 我現在回老家,只能默默地看著父親的遺像。過年前,到我父親的墳前,磕頭,燒紙,以此寄托我們的思念。 我經常會在夢中夢到我的父親,他還和生前一樣,他一直在我的心中。

| 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落花從中的問候 是哀傷 還是離愁 誰也不知誰也不語 當清晨的露珠灑滿花瓣是 晶瑩剔透中滿是無奈 滾落著 在地表翻滾著濺落著 風悄然的拂過那一從 故裝是陌生的氣息瀰漫著 為有蝶還在情繞在她的周邊 擺動的何止是那纖弱的雙翅 他倆的細語誰也不知 花就一直那朝艷的開著 一邊看那睡人的舞姿一邊細數那迷失好久的陽光 蝶舞著 忘記了時間和靈魂 忘卻了自己的青春和那屬於自己的世界 但這一切都是過往硝煙 剩下的 就只有蝶戀花

| 1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晨起,上市場採購一日的蔬果,之後拐個彎到路邊花攤買一扎含苞的水薑花帶回家,一手青菜,一手鮮花,但求俗世裡常有暖意與詩意相伴。潔白花苞緊密包裹,芬芳迷人,買花的老伯問我大約留多長的根莖,他嫻熟地砍下多餘的花莖並用小刀在根莖處向下割兩刀,隨手將花束倒放入腳邊水桶的清水裡浸泡片刻,再用半張舊報紙包好用細細的尼龍繩繫好根莖,輕輕剝下根莖處殘餘的葉子,然後遞給我。 靜靜地看著老伯完成這細碎的步驟,他動作輕巧無聲,細緻且溫柔,仿如那花兒是他待嫁的女兒,他正為她的出閣悉心準備,鄭重托付,但求良人善待。我站立在深秋的街頭安靜等待,耀眼日光刺痛我的眼,有憂傷的河在心間悄悄流淌。抬頭間,風掠過眼臉,一枚秋葉隨風悄然飄落於腳下。想那落葉,它從不與季節爭論生命的長短,亦不是所有的葉子都所季節飄落,有時經不起一陣狂風暴雨的突來侵襲身不由己隨風而去。它們蔥籠過一季,應是無怨無悔吧。我又何必為生命中那些早凋零的葉子,而無端心生憂思了呢?深深吸一口氣,花香怡人,輕輕有風過,揚起我的長髮…… 一樣的價錢,我之所以捨近求遠,皆因動情於這細節裡的溫柔。細節裡的溫柔,往往最動人,也最入心。心之所動,只在剎那,自此,情不知所以,一往情深。而這人生,又多少個剎那令人動心動情,只不過是一陣風掠過的時間,相遇與別離,悲傷與歡愉,也只不過是記憶裡吹起了一陣風,吹落了一串串回憶。 只怕,心動也枉然,相思莫等閒,在路上,風繼續吹…… 【貳】 不是特意要寫那些美麗又憂傷的字,只是憂傷是生命的本質,是我的宿命,我無法割捨,不能逃避。寫歡快的字吧,寫俗世的那些小歡喜,小幸福吧,我總這樣告訴自己。怕只怕,提筆心已老。內心有一個聲音,無法阻擋,唯有遵循,遵循自我,遵循內心的召喚。  安妮寶貝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寫作的女人會過得不幸福,到最後她們都會被孤獨毀滅,被煙和酒精毀滅,被自戀毀滅,被心裡壓抑的絕望和激情毀滅。但如果不寫作,她們僅僅是一個性別的群體中的分子,她們就無法完成自己,成為自己。”我清楚自己只是個喜歡寫字的女人,簡單純粹。世俗的幸福我也一直擁有著,且愈發甜美真實。我只想用寫字的方式說些話給自己聽,我只想成為我自己。  內心的獨白,適合收藏。待日落西山時,在向晚的秋風裡,獨自回味,春天的花兒,曾是如何在我心間開遍。當落日的餘暉輕輕灑在我那泛著銀光的白髮上,靜靜躺在搖椅看彩霞滿天,倦鳥歸家,有風過藍橋;時光深處芬芳瀰漫,飄來散去,往事在記憶的小道漫步,我那刻滿歲月痕跡的笑容裡仍有著純真的味道。 【三】 “案頭書寫雖然安靜,卻因為人都愛舔自己的痛苦如愛撫香港腳,使得敘述過程被自動湧現的傷痛記憶干擾,這些不見得行諸文字,但微妙地成為文章的背景音樂,當書寫者極力想營造一場歡愉的喜宴是,記憶底層卻傳來悲涼的嗩吶。”——簡媜。讀簡的這些字,自然而然的會為自己那些憂傷的文字找到最好的註釋了。由始至終,我還是忠於內心真實記錄。而非為了“營造一場歡愉的喜宴”而遣詞造句刻意鋪排華麗麗的台詞。 Y在我的《九月,時光微涼》留言:“……我看到了輕輕悄悄前行著的珊,也看到了自己……珊,嘴角的微笑、心裡的微笑、眼裡的淚水、心裡的淚水……滋潤著一路而來的歲月,在收穫,因為渴望的久,甚至都忘了這就是從前渴望過的收穫,甚至都有些惴惴然,不敢信,這樣的日子會很久。一些的傷,被歲月彌補了痕跡,錯過和遇到,相忘和遙望,都是己力不可為,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心中的自己,好好走,好好愛……”她是個用心讀字的人,每每看她那長長的留言,我都會很感動。許多時候,我們總會在彼此的文字裡看到另一個自己,文字有一種氣場,吸引著相近的靈魂,彼此惺惺相惜。  有時,只不過是一篇生活流水帳,平鋪直敘,瑣碎且乏味。她總能在一串淺白的字符裡,找到掩映其中我那淡如雲煙的心思,那沉浮與字裡行間的蒼涼與孤獨感。感謝你!因你的溫柔閱讀,那淺淡文字,便添了份生動靈氣。很多時候,我把寫下的文字當作自己心靈剝落的羽毛,每一片羽毛裡有我的愛與痛,血和淚。寫出來了,就完成了一次蛻變,給自己的靈魂安一個家。唯有在抒寫的過程中,才能使我觸摸到真實靈魂,於喧嘩浮躁中尋得心靈一時片刻的清寧平靜。 心靈剝落的羽毛,私密又公開,實則是內心矛盾的一種存在方式,於這文字裡寂寂獨行,也只不過是一陣清風掠過,拂過你的眼眸,但一定吹不皺你的心湖。仿如隔岸觀煙火,只不過是一場即興的表演。親愛的你,別去質疑一陣風的去向,曾如何輕易吹散眼前的絢麗景象,也別為一場美麗的幻象作短暫的停留而心生歡喜。攤開雙手,我們一樣握不住指尖流年,匆匆隨風而逝;韶華彈指間,如一場隔岸煙花,轉眼即逝。 風還在吹,在心裡…… 文章來源:滄海三笑的BLOG |妖精寶寶 | 部落格 |潘昕的部落格 | laser的部落格 |Editor's Blog | Walt Belcher's Hollywood Blog |非主流尚品 | 王鷹的BLOG |中央大道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晨起,上市場採購一日的蔬果,之後拐個彎到路邊花攤買一扎含苞的水薑花帶回家,一手青菜,一手鮮花,但求俗世裡常有暖意與詩意相伴。潔白花苞緊密包裹,芬芳迷人,買花的老伯問我大約留多長的根莖,他嫻熟地砍下多餘的花莖並用小刀在根莖處向下割兩刀,隨手將花束倒放入腳邊水桶的清水裡浸泡片刻,再用半張舊報紙包好用細細的尼龍繩繫好根莖,輕輕剝下根莖處殘餘的葉子,然後遞給我。 靜靜地看著老伯完成這細碎的步驟,他動作輕巧無聲,細緻且溫柔,仿如那花兒是他待嫁的女兒,他正為她的出閣悉心準備,鄭重托付,但求良人善待。我站立在深秋的街頭安靜等待,耀眼日光刺痛我的眼,有憂傷的河在心間悄悄流淌。抬頭間,風掠過眼臉,一枚秋葉隨風悄然飄落於腳下。想那落葉,它從不與季節爭論生命的長短,亦不是所有的葉子都所季節飄落,有時經不起一陣狂風暴雨的突來侵襲身不由己隨風而去。它們蔥籠過一季,應是無怨無悔吧。我又何必為生命中那些早凋零的葉子,而無端心生憂思了呢?深深吸一口氣,花香怡人,輕輕有風過,揚起我的長髮…… 一樣的價錢,我之所以捨近求遠,皆因動情於這細節裡的溫柔。細節裡的溫柔,往往最動人,也最入心。心之所動,只在剎那,自此,情不知所以,一往情深。而這人生,又多少個剎那令人動心動情,只不過是一陣風掠過的時間,相遇與別離,悲傷與歡愉,也只不過是記憶裡吹起了一陣風,吹落了一串串回憶。 只怕,心動也枉然,相思莫等閒,在路上,風繼續吹…… 【貳】 不是特意要寫那些美麗又憂傷的字,只是憂傷是生命的本質,是我的宿命,我無法割捨,不能逃避。寫歡快的字吧,寫俗世的那些小歡喜,小幸福吧,我總這樣告訴自己。怕只怕,提筆心已老。內心有一個聲音,無法阻擋,唯有遵循,遵循自我,遵循內心的召喚。  安妮寶貝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寫作的女人會過得不幸福,到最後她們都會被孤獨毀滅,被煙和酒精毀滅,被自戀毀滅,被心裡壓抑的絕望和激情毀滅。但如果不寫作,她們僅僅是一個性別的群體中的分子,她們就無法完成自己,成為自己。”我清楚自己只是個喜歡寫字的女人,簡單純粹。世俗的幸福我也一直擁有著,且愈發甜美真實。我只想用寫字的方式說些話給自己聽,我只想成為我自己。  內心的獨白,適合收藏。待日落西山時,在向晚的秋風裡,獨自回味,春天的花兒,曾是如何在我心間開遍。當落日的餘暉輕輕灑在我那泛著銀光的白髮上,靜靜躺在搖椅看彩霞滿天,倦鳥歸家,有風過藍橋;時光深處芬芳瀰漫,飄來散去,往事在記憶的小道漫步,我那刻滿歲月痕跡的笑容裡仍有著純真的味道。 【三】 “案頭書寫雖然安靜,卻因為人都愛舔自己的痛苦如愛撫香港腳,使得敘述過程被自動湧現的傷痛記憶干擾,這些不見得行諸文字,但微妙地成為文章的背景音樂,當書寫者極力想營造一場歡愉的喜宴是,記憶底層卻傳來悲涼的嗩吶。”——簡媜。讀簡的這些字,自然而然的會為自己那些憂傷的文字找到最好的註釋了。由始至終,我還是忠於內心真實記錄。而非為了“營造一場歡愉的喜宴”而遣詞造句刻意鋪排華麗麗的台詞。 Y在我的《九月,時光微涼》留言:“……我看到了輕輕悄悄前行著的珊,也看到了自己……珊,嘴角的微笑、心裡的微笑、眼裡的淚水、心裡的淚水……滋潤著一路而來的歲月,在收穫,因為渴望的久,甚至都忘了這就是從前渴望過的收穫,甚至都有些惴惴然,不敢信,這樣的日子會很久。一些的傷,被歲月彌補了痕跡,錯過和遇到,相忘和遙望,都是己力不可為,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心中的自己,好好走,好好愛……”她是個用心讀字的人,每每看她那長長的留言,我都會很感動。許多時候,我們總會在彼此的文字裡看到另一個自己,文字有一種氣場,吸引著相近的靈魂,彼此惺惺相惜。  有時,只不過是一篇生活流水帳,平鋪直敘,瑣碎且乏味。她總能在一串淺白的字符裡,找到掩映其中我那淡如雲煙的心思,那沉浮與字裡行間的蒼涼與孤獨感。感謝你!因你的溫柔閱讀,那淺淡文字,便添了份生動靈氣。很多時候,我把寫下的文字當作自己心靈剝落的羽毛,每一片羽毛裡有我的愛與痛,血和淚。寫出來了,就完成了一次蛻變,給自己的靈魂安一個家。唯有在抒寫的過程中,才能使我觸摸到真實靈魂,於喧嘩浮躁中尋得心靈一時片刻的清寧平靜。 心靈剝落的羽毛,私密又公開,實則是內心矛盾的一種存在方式,於這文字裡寂寂獨行,也只不過是一陣清風掠過,拂過你的眼眸,但一定吹不皺你的心湖。仿如隔岸觀煙火,只不過是一場即興的表演。親愛的你,別去質疑一陣風的去向,曾如何輕易吹散眼前的絢麗景象,也別為一場美麗的幻象作短暫的停留而心生歡喜。攤開雙手,我們一樣握不住指尖流年,匆匆隨風而逝;韶華彈指間,如一場隔岸煙花,轉眼即逝。 風還在吹,在心裡…… 文章來源:蘇芒的BLOG |Ayawawa 楊冰陽 | 孟繁華的BLOG |聚焦亞健康 | 武警總醫院歡迎您 |Peacock Blog - Gralnick's Shuttle diary | 麻辣情醫吳迪的BLOG |王剛的BLOG | 韓寒 |E-journal,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紅顏易老,花易折。 再美好的東西,總有老去的一天,當那天降臨時,你是否還是曾經那個心態。 蒼老,是否是一種無奈,亦或蒼老,也是一種美,一種別樣的美。 今天,其實,蠻安靜的,適合,把心靜下來,做些有意思的事情。 今天,也是一個蠻有感慨的日子。 思緒,總會毫無徵兆的從你的鬧中蹦跳而出,忽然,你想到了很多事情,很多你以前或許未曾想到的事情。 網絡,總在第一時間,記錄你的瞬間所思所想。 今天想到了好幾句話,覺得蠻有味道的,願與大家共享。 在借貸間,人生匆匆而過,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生活; 愛情的花既已在春天開放,就不想那麼快讓它枯萎而去; 對於並不怎麼富裕的中國男人來說:要在30之前單靠自己的力量來完成愛情和房子的雙豐收,那會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和不可調和的矛盾,so ,其實自己才最懂自己的苦,同時代的亦懂的那份無奈; 現實總是殘酷的、深刻的,理想總是唯美的、不切實際的; 或許,一個轉身,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會變了。 因為人總喜歡朝著物質和現實的康莊大道上跑,即使迷失了自我也不會讓自己拉下,因為它說,大家都那樣的。 蠻討厭那種超級物質型的,或許因為遇到過,才會感受更深刻,那樣的人,最終會被拋棄,我覺得會是這樣的。 有點期待,有點追求,符合實際,那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希望未來會更好。 希望紅顏未易老,花未易折。 文章來源:博.愛 |盤古幾何策劃 | 陳桂棣春桃的BLOG |★ve婷♀ | 專欄作家羅西 |微 生活 | 曾經無心123的BLOG |謝宏的BLOG | 添亂貓的終極大冒險 |劉士功·情感處方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1 Reads)
◆ 握把膠 (GRIP) 是指直接纏繞在球拍木柄上的握把膠,主要功能是保護球拍木柄並提供防滑、吸汗等基本功能;使用時請把球拍原有握把膠剝掉,把握把膠直接纏繞在木柄上;   ◆ 外握把膠 (OVER GRIP) 是指纏繞在握把膠外層的握把膠,主要功能是提供球員對防滑、吸汗、打感、舒適等性能要求;使用時直接纏繞在握把膠上,如果想使手柄更粗,可使用以下方法:   方法一: 疊加纏繞法,在纏繞時加大握把膠重疊的面積,   方法二: 再裹一條外握把膠;   ◆ 毛巾握把布 (TOWEL GRIP) 是指直接纏繞在木柄上的含棉成分極高的棉質握把膠,主要功能是提供球員舒適性和強吸水性; 使用時請把球拍原有握把膠剝掉,把毛巾握把布直接纏繞在木柄上;   ◆ 重要提示:不得將握把膠和毛巾握把布替代外握把膠   當用握把膠或者毛巾握把布替代外握把膠使用的時候,由於握把膠和毛巾握把布重量較大,會影響球拍的平衡,使得整支球拍變重,拍頭感覺變輕,失去了球拍的速度和威力;   ◆ 當握把膠損壞或者失去了基本性能的時候,請及時更換您的握把膠,以便你您更好的在羽毛球運動中獲得打球的樂趣。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7 Reads)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以說很多故事,這一點,《不能沒有你》的導演戴立忍很明白,也掌握得極精準。 《不能沒有你》的開場戲來自於一出新聞事件的電視實況轉播,一位中年男子李武雄背著女兒妹仔走上台北火車站前立體行車道上的天橋,手裡拿著美工刀,嘴上喊著社會不公,七歲女兒的臉上滿是驚慌,嘴裡一直叫著爸爸,爸爸……。 男子悲憤的原因是:妹仔的戶口歸在女友名下,但是女友的婚姻登記欄內是另外一位先生,那兩人卻已音訊全無,依照戶籍法規規定,妹仔的撫養權屬於那名從來不曾亮相的陌生男子,不是他,所以社會局人員依兒童福利法規定必需強行帶走妹仔,以國家之力來照顧小女孩。 但 是父女倆早已習慣相依為命的生活,日子雖清苦,卻能苦中作樂,甘之如飴,而且透過DNA鑒定,父女血緣並無疑義,公務人員卻死守法令,不容許其他解釋,李 武雄面對的是既要「生離」,不如「死別」的悲憤,因為他已盡全力爭取留下妹仔,弱勢的他卻完全無法與國家抗衡,他那種「不能沒有你」的哀鳴,在遙遠與陌生 的人群眼中完全沒有辦法換得同情,甚至在SNG的現場直播畫面中,成了中年男子帶女兒跳天橋尋死的「鬧劇」(新聞記者的對真相的無知「距離」,卻也構成了 這對弱勢父女,完全意想不到的冷嘲熱諷)。 李武雄的所有抗爭終告無效,他無法留住妹仔,但是妹仔對父親的思念與依靠極深,《不能沒有你》的終場戲是社工人員終於帶著妹仔,等著出港的李武雄返回。 每天在心裡只想說聲「妹呀,爸爸好想妳」的李武雄終於能夠見到女兒時,他會做出什麼真情流露的動作呢? 沒有,他沒有任何「戲劇化」的動作,在歸程的海域上,李武雄似乎就遠遠望見了曾經熟悉至極的人影佇立在岸邊,那是他朝思暮想的妹仔,於是他站上了船頭,然 後船隻慢慢靠近岸邊,他沒有再做任何動作,就一直就站在船頭凝望,沒有揮手,沒有呼叫;同樣地,妹仔也是靜靜立在岸邊,等船泊岸,沒有呼叫,亦沒有揮手。 理應是心情最激動的一刻,卻是最冷靜的肢體對應,為什麼? 這一幕,對我而言,其實是《不能沒有你》最沉痛,也最有力的一擊,因為冷靜,壓抑和麻木,才讓人感受到最最無言的痛。 人 生相愛,不論是親情或愛情,理所當然想要緊緊相擁,彼此不想有任何空隙,也不想有任何距離,那是真情流露下的必然肢體反應,妹仔和李武雄從高雄浪跡台北的所有的歷程,都是緊密牽靠,不可分離,硬被扯分離後,李武雄雖有受挫的不堪與無奈,但是沒有放棄找尋,於公,他要爭取社工人員的同情與諒解,於私,他 走遍各所學校,尋訪被社工另行安置,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接受國民教育的妹仔,他倦極累極,可是父女人倫是天性,他不會放棄,只是毫無所獲。 父女終於相逢,久懸的心終於可以放下,那是何等感人的場景,一旦高喊,一旦狂奔,那就掉入「灑狗血」的傳統框架中了,《不能沒有你》的導演戴立忍踩了剎車, 他沒有放縱演員做激情演出,反而是目瞪口呆的極靜默對,只有雙目直視,別無激情波動,那是百感交集後已經不知如何反應的極度震撼。 愛到極點,卻也痛到極點時,字典中再無一字可形容,語彙再無一詞可達意,李武雄和妹仔的沉默安靜,不但不是親情疏遠之後的清冷,反而是內心澎湃之後,最沉痛的一種姿態,老子道德經中所說:「…大巧若拙,大辯若訥。躁勝寒,靜勝熱,清靜為天下正。」或者美國作家有亨利‧詹姆士(Henry James)在「仕女圖(The Portrait of Lady)」中所說的:「There are moments in our life when even Schubert has nothing to say to us…(生命中總有就連舒伯特也無言以對的時刻)。」無非就是如此。 低微,並不代表微弱,流不出的眼淚,或許才比嚎啕更加傷痛,人生的歎息,可以極低微,卻一點不渺小,比對李武雄父女的身姿,你可以明白《不能沒有你》用最安靜的筆觸,寫出了人生最沉重的一聲歎息,那就是生命的藝術了。

Next